原创 百奥泰科创板上市后再冲港股,“烧掉”20亿后面临“内外交困”|IPO研究院

原标题:百奥泰科创板上市后再冲港股,“烧掉”20亿后面临“内外交困”|IPO研究院

原创             百奥泰科创板上市后再冲港股,“烧掉”20亿后面临“内外交困”|IPO研究院

原创             百奥泰科创板上市后再冲港股,“烧掉”20亿后面临“内外交困”|IPO研究院

内外交困之下,百奥泰早已没有回头路可言,只能继续在资本市场“狂奔”。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刘雨辰

8月24日,科创板上市公司百奥泰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奥泰)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已于2020年2月21日在科创板上市,股票代码为“688177”, 募集资金净额为18.8亿元。

仅过去6个月,公司再度选择在港股上市融资,背后只有一个原因:缺钱。

据《每日财报》了解,百奥泰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开发新一代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的公司,主要布局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心血管疾病以及危及人类重大健康的重大疾病。

但因为高昂的研发成本导致公司长期亏损,由此带来了退市和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获批上市产品单一,面对竞争对手的大幅降价,其市场前景也大打折扣,强弩之末的百奥泰寻求港股上市。

3年半“烧掉”20亿,或存退市风险

展开全文

生物药物市场竞争十分激烈,涉及大量研发、技术变革及改进创新,同时还面临行业标准改变、客户或患者的喜好变化等现状。由于临床试验成本高昂、难以设计及实施,并可能需时多年才能完成,因此结果充满不确定性。

但为了能最终有所收获,前期必须进行大量的研发支出,由此就会带来极高的成本,亏损也就不可避免。

2018和2019两年,百奥泰的研发开支分别为5.4亿元、6.4亿元,分别占公司总开支的95.2%、61.3%,占比同期亏损净额的98%、62%。

目前百奥泰是A股市场中第3家尚未实现盈利的生物医药公司,其余两家为君实生物和康希诺生物。

财报显示,2017年-2019年,其营收分别为200.89万元、0元、70万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36亿元、-5.53亿元、-10.23亿元。

8月28日,百奥泰发布的2020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4878.64万元;实现归母净利润-2.44亿元,亏损态势依旧。三年半内累计亏损金额超20亿元。

或许也正因此,百奥泰在A股科创板公开发行股票6000万股,募集资金净额18.8亿元,仅在6个月后便又计划赴港上市。看来,A股募得的资金不够这家巨亏药企继续烧下去。

对此百奥泰坦言,公司自成立以来已产生重大亏损净额,并预期将继续产生亏损,且可能永远无法录得或保持盈利。值得注意的是,科创板虽然允许未盈利企业上市,但对企业的亏损时间有约束。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2.4.2条规定可知,选择第五套标准的上市企业自上市之日起第4个完整会计年度若出现经审计扣非前后的净利润(含被追溯重述)为负且营收(含被追溯重述)低于1亿元。

或经审计净资产(含被追溯重述)为负,则会导致公司触发退市条件,同时根据《科创板上市公司持续监管办法(试行)》可知,对触及终止上市标准的企业,其股票将直接终止上市,不再适用暂停上市、恢复上市、重新上市程序。

所以如果百奥泰迟迟不能摆脱亏损,那么同样存在退市的风险。

流动资金严重不足,营收依赖单一产品

《每日财报》注意到,百奥泰目前的流动资金严重不足,2018-2019及2020H1,公司经营活动所用现金净额为-5.3亿元、-6亿元、-2.39亿元。

截至目前,公司的运营资金主要来自股权融资、银行借款及A股发售的所得款项,随着亏损的持续,公司获得银行贷款的难度也在不断加大,上市融资成为为数不多的渠道,最终还是股东来买单,承担业绩的风险。

其实作为一家医药类企业,要想知道其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的盈利能力,需要关注已经获批上市和正在临床实验的产品数量。

据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有1个产品获上市批准,2个产品已提交上市申请,3个产品处于III期临床阶段,2个产品处于II期临床阶段,5个产品处于I期临床阶段,在研产品和获批上市的数量严重不足。

2019年11月,公司产品格乐立(阿达木单抗注射液)获批上市并于2020年1月开始销售,作为百奥泰唯一获批上市的产品,公司上半年的营收全部来自该产品。

由于是百奥泰唯一的商业化药品,因此公司极易受到格乐立及其他将商业化的候选药物的表现影响。如果公司的获批准药物未能获得充分市场认可或有力的定价,就可行性及时间而言,将进一步损害公司录得盈利的能力。

在售产品竞争激烈,价格一降再降

据《每日财报》了解,“格乐立”获批适应症为强直性脊柱炎、类风湿关节炎和银屑病,是国内首个获得上市批准的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在“格乐立”之前,国内上市的阿达木单抗产品名为“修美乐”。

2019年7月,在百奥泰的格乐立还尚未获批上市之际,嗅到了潜在对手火药味的修美乐就主动开启了降价模式,意图将对手“扼杀在襁褓中”。

2019年7月16日,北京市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公布了修美乐在北京主动降价的通知,通知显示,修美乐的中标价由原来的7600元/支降至3160元/支,降幅达58.4%。

此外,2019年7月-9月,艾伯维公司又在陕西省、江苏省和云南省等地区主动下调了修美乐价格,降幅与北京市类似。同时,修美乐已被纳入国家医保局公布的2019年医保目录,医保支付标准为1290元/40mg。

此外,国内企业也面临竞争激烈的问题。相关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中国已经有15家药企开展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的临床试验。

其中已有4家提交上市申请,3家已经开展Ⅲ期临床试验,8家仍处于I期临床试验阶段。最新数据显示,除了百奥泰的BAT1406,海正药业的HS016也获得上市批准。

随着国产药企阿达木单抗研发的推进,市场价格自然进一步下降。目前百奥泰的格乐立价格部分地区已经从刚上市的1290元下降至1150元。因此,看似是重磅产品,但其背后竞争十分激烈,仅靠这一款产品,显然不行。

内部是持续巨额亏损,经营现金流长期为负,以及相伴的退市风险,外部则是营收依赖单一产品,对手众多,竞争激烈的市场。内外交困之下,百奥泰早已没有回头路可言,只能继续在资本市场“狂奔”。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20年9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