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诞生在中国的经济学》:引言 近十年全球经济大事件解读(二)

原标题:高连奎《诞生在中国的经济学》:引言 近十年全球经济大事件解读(二)

十一、2004-2019年中国为何多次“降准”,市场仍存在流动性短缺?

流动性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世界存在一个相互连通的货币池,池子里的水以美元为主,美元加息引发美元资本大幅回流,中国降准的资金根本不够补充美元回流造成的货币损失,因此从货币总量上看,降准等于没降,甚至货币总体上更加紧缩,因此虽然中国多次降准,中国市场仍然资金短缺。

美国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不仅是美元回流,还有贸易战。美国发动贸易战对中国经济本身的影响并不大。首先美国离不开中国,其次中国也不只有美国一个市场,欧盟、日本、金砖国家都是非常大的市场,但美国发动贸易战对中国经济信心影响很大,特别是对股市这类靠信心推动的市场的影响最大。因此中国需要通过放松货币维持资本市场的信心,因为二级市场的异动会对一级市场造成非常大的影响。这都需要中国放松货币去应对。

如果说,美元加息至少需要降准三个点才可以填补美元回流的空间,美国发动贸易战至少需要中国降准两个点才可以对冲贸易战对中国资本市场信心的话,这合起来就需要降准五个点,但贸易战爆发后降准的幅度远远不够。

存款准备金有一个临界点,如果降准没有达到这个临界点,货币就仍然处于紧缩区间,不会对经济起到促进作用,只是减少了抑制而已。只有降准达到了临界点,才会开始对经济产生促进作用,况且中国前几次降准都是结构性降准,不是全面降准。

十二、中国为什么不能跟随美元加息?

美元加息后,中国市场上有一种错误的思想在传播,就是中国也应该紧跟美元加息,这样才能保住人民币币值。那么这个言论错误在哪里呢?

首先,美元加息,美元回流会造成中国流动性紧缺,中国应该放松货币补充流动性,而不是相反,这样才能保证市场上的货币总量不变。另外货币币值从来都不是靠利率维持的,要靠经济的好转。美元加息,美元回流对中国经济是利空,如果中国政府再出台利空措施,将是空上加空。因此中国应该出台利多措施才行,因此中国应该放松货币去填补美元。幸亏中国没有跟随美国加息,结果美国加息导致了美元贬值,中国没有加息,反而出现了阶段性货币升值,实践证明中国不跟随美国加息是对的。

十三、为何2017年前后娱乐业贡献了中国主要的金融新闻?

近几年,王健林、贾跃亭、赵薇等经常占据中国主要的财经新闻版面,其实这些人都存在着共同的特征,就是公司上市失败欠下了巨债,而且都有着共同的主业——影视娱乐业。王健林的上市公司要转板,贾跃亭的上市公司要并购,赵薇的公司要借壳上市。在主业上,王健林做的主要是影院,贾跃亭做主要是视频网站,赵薇做的是影视公司,都是影视娱乐行业。而这些人曾经都是中国最风光的人:王健林是首富,乐视的规模甚至曾超过小米,赵薇成功转型为企业家。然而这些风光无限的人却同样掉入了深渊,而背后影响他们的则是证监会的一纸禁令,该禁令的内容是影视娱乐、文化、游戏、VR相关的行业都不允许上市或被并购,导致这三人上市受阻,欠下巨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股权投资很少,绝大部分股权融资背后都有对赌、大股东回购等条款,王健林、贾跃亭这些社会名人在融资时也是如此。如果上市成功,这些人就是成功的企业家,可以把自己的事业无限做大,风光无限;一旦失败,这些本来无须归还的股权融资就会成为巨债,将公司创始人拖入深渊,同时被拖入深渊的还有他们背后的投资人们。其实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出台政策应该设定缓冲期,因为现在涉及金融的投融资行为,背后都不是一个企业在运作,都有很多企业和无数的中小投资者参与其中。金融政策的出台一定要慎之又慎。

十四、2017年去杠杆为何会导致这个创业陷入寒冬?两者是什么关系?

展开全文

货币流动速度对经济增长非常重要,甚至比基础货币的多少还重要。货币流动不仅在金融和实体经济之间的流动,同时也不同金融结构之间流动,因为现在很多项目需要的资金量都非常庞大,往往都需要多种金融机构、发行多种类型的金融产品才可以完成。

中国始于2017年底的金融去杠杆政策,其中对银行之间同业业务的限制导致银行之间资金缺乏流动性,对银行表外业务的限制导致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之间不能很好地实现资金流动,对金融产品嵌套的限制导致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很难完成,资金流通速度降低一倍就相当于几十万亿元的资金从人间蒸发,对经济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中国政府也不过投入了几万亿而已,而且金融去杠杆导致的货币萎缩是很难衡量的,因为现在的货币统计大部分是基于银行系统的统计,银行外的融资大部分都不纳入统计体系,因此其危害很难被发现。2018年股权投资就是受影响非常大的金融领域,以前股权投资资金有一部分就来自银行理财资金配资,目前缺了这一块,创投企业募集能力大幅下降,“双创”自然进入了寒冬。以往上市公司一般是股权投资资金的主要来源,去杠杆也导致上市公司大量失血,无法为创投企业提供资金支持。所以去杠杆之后,中国创新创业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高连奎《诞生在中国的经济学》:引言 近十年全球经济大事件解读(二)

十五、为何不能用私募基金救市?

中国股市下跌,很多人认为应该用私募基金救市,但笔者认为这样不行。因为上市公司都是大的资金盘,私募基金都是小的资金盘,上市公司动不动就几十亿的规模,而私募基金能超过几亿的都很少。

很多私募基金都没有自己的钱,需要募集才有钱。私募基金救市从募集的角度看就不可行:首先,向老百姓募集资金很难,募集一部分老百姓的钱去救另一部分老百姓,几乎不可能有人支持这种商业模式,股市什么时候涨起来不知道,谁敢贸然投资?另外,上市公司才一直是中国私募基金的最主要资金来源,上市公司不行了,私募基金马上就断奶。2018年股市崩盘后,中国创投私募基金的募资量下降了一半多,关键原因就是上市公司没钱了。第三,去杠杆政策,资管新规出台以来,银行与金融机构之间的流动性被切断,银行的钱也出不来,私募基金也很难从银行募集到钱,所以用私募基金救市几乎不可能,他们自身都难保。

十六、2017年“去杠杆”导致中国金融市场缺多少钱?至少45万亿元

金融去杠杆后,中国到处缺钱:东方园林缺钱,泰禾地产缺钱,ofo接近倒闭,创投行业资金募集规模减半、哀鸿遍野。华夏幸福切割了它所有的小镇板块,洋河酒业出现千人大罢工,2017年底开始的去杠杆导致中国几乎全部头部上市公司缺钱,那到底缺多少钱呢?在这里,笔者粗略算了一下,中国缺至少45万亿,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呢?我给大家解释一下。中国的基础货币是30万亿。以银行为界,中国的货币乘数在五左右,而银行贷款只是中国货币放大的一部分。目前,约占到一半。还有很大一部分企业融资是不经过银行,而是由民间完成的。股权融资、融资租赁、商业保理、信托都是为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的方式,中国最广义的货币杠杆,在8~10倍。中国2018-2019年的极度缺钱,不是基础货币少了,而是去杠杆措施导致中国货币流动性变差,流动速度变慢,银行外资金的货币乘数变小了。货币流动速度降低一倍,中国就相当于损失30万亿元的资金,中国货币乘数降低两倍,大概损失60万亿元的资金。去杠杆政策限制银行同业业务,限制银行表外业务,限制不同金融机构的产品嵌套,按保守估计也要导致中国的货币总乘数降低15~2倍。按此估算,中国去杠杆损失的货币在45万亿~60万亿。

有人说,中国可以用私募基金救市,有人说推出中国需要推出4万亿减税计划,这都是杯水车薪。中国损失的是几十万亿的资金,用几千亿的私募基金,甚至几万亿的减税去补几十万亿的资金损失,差得太远了。中国的去杠杆政策和资管新规,比提高存款准备金对经济的危害要大得多,提高存款准备金一个点损失一万亿多人民币的广义货币而已,去杠杆比突然提高存款准备金危害要大的多。所以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如此大面积企业破产,特别是大型上市企业集中破。,去杠杆中的部分措施实质上已经动摇了中国的金融体系,也连带动摇了中国实体经济的根基,甚至可能把中国双创取得的辉煌成果毁伤不少,太多的独角兽企业因为后续融资不利而倒闭。去杠杆的核心措施《资管新规》一天不解除,中国经济将会持续受到影响。

十七、为什么说经济下行,上市公司破产,央行和财政部都是“背锅侠”?2018年下半年中国经济持续下行,财经界出现了罕见的央行和财政部“互怼”。财政部认为央行应该在经济下行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央行认为财政部应该发挥重大作用。的确遇到了经济下行。央行和财政部,一个负责财政政策,一个负责货币政策,两者从来都是治理经济下滑的主要力量。但是这次却不一样,它们都错怪了对方。正如我前面所说,始于2017年底的经济下行,主要是由于金融去杠杆。去杠杆的主要措施是银保监会制定的,与央行无关,与财政部也无关。根据我的测算,本次去杠杆会导致市场资金损失45万~60万亿。这个资金是央行和财政部都无力弥补的,央行释放的资金量是有限的,财政部即使大力投资,可用资金也是非常有限的。因此,央行和财政部都是“背锅侠”,它们互怼是没用的,也是互相冤枉了对方,真正应该做的是它俩一起去怼银保监会,这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中国应该废除或调整“资管新规”经济才会有希望,中国也应该将金融政策纳入宏观经济的调控手段,金融政策关系的是货币市场的资金流通速度,货币流通速度快一点就相当于释放很多货币,这有时比央行和财政部来得更加管用。

十八、为何科技飞快进步,而经济却缓慢增长?

近些年全球经济一直处于危机当中,但这并没有影响科技进步,以通信技术为代表的科技进步仍然非常迅猛地开展,但这些进步并没有引发经济增长狂潮,这些问题一直困惑着经济学界。现有的经济学确实也很难找到对应的理论去解释这一现象,但是用我的经济增长“新三驾马车”理论就可以非常容易地解释。根据笔者的“新三驾马车”理论:经济增长取决于生产效率提高、交易效率提高和商品丰富度提高三个方面。前面我们说过,信息科技进步导致交易效率提高对经济增长有重大贡献,但是另一方面也导致商品丰富度的下降,如一个手机就摧毁了钱包、手表、录音机、收音机、照相机、摄像机、镜子、手电筒、自动提款机、车载导航仪、图书、杂志、报纸、日历等十几个行业,而人工智能发展之后受冲击的行业更多,这种冲击就会导致市场上“商品丰富度”的降低。根据“新三驾马车”理论,商品丰富度的降低,也会导致经济下降,因此从这个角度看,手机技术越进步,其对经济增长的负面贡献也会越显现,因此虽然近些年信息科技发展得很快,但并没有像前几次工业革命那样可以带来经济的迅猛增长。

高连奎,经济学家,美国马萨诸塞州众议院经济学专业贡献奖获得者,国际信息发展组织学术委员会委员,北大国经智库专家,中国本土经济学创新之新财税学派创始人,新华社高端访谈嘉宾,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栏目嘉宾,剑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演讲学者,也多次受邀为国内外顶级机构或其决策人士提供咨询或授课,国内如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北京市委讲师团、云南省委省政府,国外如华尔街顶级对冲基金公司、世界最大主权基金挪威中央银行、新加坡驻华大使馆等; 曾受邀参加TEDxbohaiwan大会演讲,为美联储货币委员讲解货币政策,受邀到英国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哥伦比亚大商学院等世界顶级机构演讲或授课,其新著《21世纪经济学通论》被美国哈佛大学收藏。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20年9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