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围剿跟谁学:SEC调查后是否继续“完美”

原标题:围剿跟谁学:SEC调查后是否继续“完美”

原创             围剿跟谁学:SEC调查后是否继续“完美”

连续两日大跌

被沽空机构狙击12次,跟谁学到底虚实几何?

9月2日,跟谁学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再度保持了高速增长。财报显示,跟谁学二季度实现营收16.5亿元,同比增长366.6%。其中,K12课程收入13.85亿元,同比增长412.4%,是主要增长动力。

营收增长的另一面是由于销售投入增加而导致营业利润由盈转亏,当期营业亏损1.6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1623万利润和一季末9190万下滑明显。

不过凭借投资收益和免税补贴,跟谁学二季度仍实现净利正增长,当期净利1863万元,同比增长13.4%。

值得一提的是,跟谁学还在财报中披露了被做空的后续情况:美国证监会已对其发起调查,无法预计调查结束的时间和结果。自今年2月份以来,被做空成为了跟谁学的家常便饭,多份沽空报告直指其虚增营收、夸大规模等。

财报发布后,跟谁学9月2日、3日分别下跌逾12%、5%,两日合计蒸发市值38.1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61亿元。

盈利模式

“完美的不像是真的”这是沽空机构对跟谁学的统一评价,同时这也是投资者对跟谁学的疑问。

在线教育长期面临流量贵、获客难、转化效率低三大难题,赛道玩家盈利难是老生常谈。那么,率先实现盈利的跟谁学是如何做到突破行业困境的?

师资成本和营销成本是在线教育玩家绕不开的两座大山,跟谁学也不例外。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跟谁学总经营费用为13.6亿元(约1.96亿美元),同比增加479.1%。其中,销售费用为10.4亿元(约1.5亿美元),同比增长775%。2020年上半年,随着付费人数的增长,销售费用同比增长629%,至19.6亿元(约2.78亿美元)。

既然成本控制并无出类拔萃的手段,跟谁学是如何脱颖而出的呢?

跟谁学最主要的业务布局在K12教育领域。经过早期扩张后,K12教育赛道已经度过跑马圈地的阶段,行业格局已现,头部玩家师资、知名度都有着更为明显的优势,对消费者形成虹吸效应。

展开全文

跟谁学作为在线K12教育领域的头部玩家已经进入红利期。财报显示,二季度跟谁学K12课程收入13.85亿元,同比增长412.4%,是收入的第一大来源。报告期内,K12付费课程(大于99元)购买人数达149.6万人,同比增长366%。

K12教育业务的大幅增长主要得益于跟谁学的教学模式。跟谁学摒弃了中、小班模式,选择超大班模式教学,一名授课老师对应千名学生,每500名学生再配一名辅导老师。表面上看,辅导老师的主要工作是答疑和督促。实际上辅导老师的绩效不仅与学生作业的完成情况挂钩,更多的是与学生的续班率、销售转化率和扩科率相关,这三个指标将进一步摊薄成本。

即便成本很低,跟谁学也没有降低客单价打价格战。相反,跟谁学的客单价一直处于行业中上游,单小时课程价格平均为50-95元,超过单小时30-45元的行业平均值。

跟谁学的模式可以复制吗?跟随者众,成功者寥。

以跟谁学董事会主席陈向东的老东家新东方在线(0797.HK)为例,在线K12教育也是其近年发展的重点,主要由新东方在线K12、东方优播两个板块组成。课程模式包含双师大班课(百人)、小班课(25人以内)、一对一课程,全面覆盖一二三四线城市。

从表面看,新东方不仅布局了跟谁学的大班课模式,还提供了更多班级模式选择,应该有更大的想象空间。但新东方至今仍未盈利。

财报显示,截至五月末,新东方在线总营收为10.81亿元;净亏损7.58亿元,同比扩大1082.7%;销售费用从4.44亿元增加至8.72亿元。

以上半年的销售费用来看,新东方几乎与跟谁学持平,但作为老牌教育集团,新东方K12教育的付费学生人次仅有185.6万。而跟谁学的付费学生数就已经远超这个数字,达到234.1万人。

轮番做空

跟谁学的异军突起自然引起了沽空机构的关注,引发了组团式“围剿”。

第一个跳出来质疑的是沽空机构灰熊。灰熊认为跟谁学虚增2018年74.6%盈利,存在通过关联方分流成本、使用虚假账号刷单、通过买楼转移资金等情况。对此,跟谁学回应称,“对于这种主观臆断、逻辑混乱的报告不需要评价。”

灰熊的做空报告并未引发过多关注,紧接着香橼登场。4月14日,香橼研究发布做空报告,认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跟谁学的财务数据太过美观,当各家均处于亏损状态时,跟谁学率先盈利,且毛利润一直高于75%。相比之下,新东方的毛利率则在50%左右。因此,香橼怀疑跟谁学通过重复计算收入来虚增营收。

香橼还指出,跟谁学的用户分布与公司宣称的不符。在2019年三季度电话会议上,跟谁学曾提到,有一半的新学生来自三、四线以下城市。而香橼通过用户ID分析得知,跟谁学实际用户分布于一二线城市,尤其是武汉。

关于用户分布的数据,香橼是正确的,但与跟谁学数据的对比维度并不相同。跟谁学提供的是2019年第三季度的新增学生,而香橼分析的则是全体学生。一二线城市在线教育布局完善,自然学生更多。今年以来武汉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在香橼分析的时间节点内占比更高可以圆滑解释。

或许觉得证据不足,香橼随后发布第二份做空报告,直指跟谁学存在四个未披露的关联方以及刷单现象。香橼质疑跟谁学通过北京优联(已披露关联方)、百家云图、北京家蒙、家长优优、家长村五家公司转移成本,原因是发现四家未披露关联方在为跟谁学招聘员工。

对于香橼的指控,跟谁学回应称,香橼引用了大量未经求证的互联网信息,刷单是伪证,四家关联方则压根没听说过。

为证实跟谁学造假,香橼进一步跟踪了四家关联方,结果再次“惨败”:挖出的是跟谁学进行市场投放和推广的合作方而非关联方

与此同时,第三家沽空机构天蝎加入战局,同样质疑跟谁学存在刷单、员工免费卖课、课程质量差等问题。但由于没有过硬证据,天蝎的质疑如隔靴瘙痒,再次落空。

天蝎败走后,浑水接棒。通过大数据手段,浑水熟练的分析出跟谁学存在80%的异常用户,比如1秒内大批量涌入30个用户,提前登陆30分钟的用户,老师学生同IP,连续两个星期在同一时间登陆的用户。这些异常均被列入机器人的范畴。

对于浑水的做空,跟谁学则表示为提前30分钟涌入的IP实际是小班互动模式,正式开课时会统一切入正式课堂。关于老师学生同IP的现象,跟谁学经过计算表示重合度实际只有0.78%。

双方随后就技术问题进行了数次分析,浑水同时以跟谁学对机房运维工程师的招聘描述提出质疑。在招聘信息中,机房运维工程师需要具备手机设备刷机、安装框架软件的技术。跟谁学则表示招聘的目的是为了满足手机运营的需要。

虽然数次做空并未动摇跟谁学的根本,但在最新的财报中跟谁学仍表示美国证监会已对其发起调查,对于调查结束的时间和结果无法预计。

不过,在财报电话会上,陈向东表示,“SEC的调查和AC的独立调查其实是证明一家好公司的最好办法,也是个唯一方法。”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20年9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