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可蓝多蹊跷的预付款

原标题:妙可蓝多蹊跷的预付款

妙可蓝多半年报业绩虽然看似暴涨,但实际上风险比较多,预收款的非正常增加,存在着利益输送的嫌疑。大股东和高管的高比例股权质押及减持,也值得警惕。

本刊特约作者 诗与星空/文

8月23日,妙可蓝多(600882.SH)公告称,终止此前发布的8.9亿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同时,妙可蓝多公告称,公司计划向实际控制人柴琇100%控股的广讯投资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总额不超过5.75亿元。除了募资总额大幅下调,该交易还构成关联交易。

有意思的是,就在8月21日,妙可蓝多发布2020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8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7.14亿元增长 51.7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222.21万元,较上年同期的389.22万元增长727.87%。

业绩增长相当喜人,而赶在定增预案终止前发布业绩利好,公司公告的发布顺序也颇有意味。

一般来说,业绩暴增100%以上的,大致有三种情况:一是公司并购或者借壳,并表范围发生了较大变化;二是公司上年同期的业绩基数过低,本期业绩回归,就会造成业绩暴增的假象;三是由于经营改善或者市场变好,业绩真的突飞猛进。

妙可蓝多是哪种情况?

对比一下2019年同期业绩,不难发现,作为一家半年营收超过10亿元的上市公司,其实3222万元的业绩并不算太好,只是上年同期太差而已。

或者换个表达方式:公司在营收同比增加了3.7亿元的情况下,扣非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加了1500万元左右,这可能就不是一个非常好看的业绩了。

水分十足的净利润

随着半年报的发布,下一个交易日,妙可蓝多的股价上涨了5.5%。对于一家消费品企业来说,能在疫情期间维持业绩不下滑,甚至还能盈利,也算是经营良好。

半年报显示,除了奶酪棒,公司几乎所有类别的产品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贸易业务近乎腰斩,液体奶业务也下滑了8%左右。

公司2016年借壳上市,核心业务是生产奶酪。从财报等资料上看,定位是以奶酪为核心业务的特色乳制品公司,在奶酪棒、马苏里拉奶酪等奶酪核心产品保持领先地位的同时,公司芝士片、奶油芝士、鳕鱼奶酪、手撕奶酪、稀奶油等产品也逐步走向全国市场。

中国的传统饮食文化里奶酪分量不大,奶酪行业在中国是新兴行业,在推动用户消费习惯方面,公司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利润表显示,仅仅半年时间,公司的销售费用就超过3亿元,占销售收入的27%。也就是说,公司花了3亿元才实现3222万元的净利润。

而这些净利润也有水分。

公司投资收益1400万元,政府补助1073万元。靠经营带来的扣非净利润,只有1913万元。

展开全文

和上年相比,公司多花了接近2亿元的销售费用,带来了3.7亿元的销售额增量和1500万元的净利润增量。无论怎么算,似乎都不太划算。

而且,销售费用中,有2.07亿元是广告促销费,并且大部分是预付。

预付款项给了谁?

资产负债表显示,和年初相比,公司的预付款项增加了近2亿元。公司借壳上市以来,预付款项一直在2000万元左右,2019年增加到7000多万元,半年之后,2020年半年报破天荒地增加到了2.7亿元。

预付款项是一个很敏感的报表项目,很多利益输送都通过这个项目实现。比如股价低于1元退市的中弘股份,在公司巨亏的时候,预付数亿元给皮包公司,然后董事长跑路失联。所以,在公司的盈利模式没有发生本质变化的时候,预付款项的巨额增幅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

半年报显示,妙可蓝多新增的预付款中,42%给了第一名预付对象,金额1.14亿元。

那么,第一名是谁?半年报中没有披露该对象的名字,但半年报中,关于品牌建设的介绍,是这么写的:2020 年公司继续加强品牌建设,广告宣传片陆续登陆分众传媒、央视等主流媒介,进行精准投放,并进行了形式多样的网络创新营销。

这段话的排名很有深意,分众传媒(002027.SZ)排在央视之前,似乎不符合常理,合理的解释就是公司和分众传媒深度绑定。

公司董事长柴琇在4月份曾公开表示,把有限的资源聚焦到分众的电梯媒体。她称,做了很多的功课,发现在这种媒体碎片化的时代,分众是具备引爆功能的媒体平台。

从这个角度可以判断,分众传媒很可能就是妙可蓝多预付款客户的第一名。

“巧合”的是,分众传媒也几乎同时发布了半年报,在营收大幅下滑的情况下,通过压缩成本实现了净利润的增加,股价第二天涨停。分众传媒账面显示,预收款项多达5亿元,其中就有妙可蓝多的1.14亿元。

难道疫情期间分众传媒的广告位如此炙手可热,不拿预付款就排不上队?

事实情况是,由于上半年部分企业经营不佳,回款难度较大,分众传媒计提了1.97亿元的坏账准备。

在这种市场形势下,预付款项高达1.14亿元就十分可疑,因为妙可蓝多的资金状况并不乐观。

表面上看,公司账面有4.1亿元的货币资金,但是由于贷款质押、担保等原因,公司受限的资产高达8.1亿元。

为了资金周转,公司长短期贷款超过5.6亿元,上半年的利息费用达到2330万元,考虑到公司同期的扣非净利润只有1900万元,其资金使用成本远超承受能力。

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上半年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1.18亿元,恰好和预付分众传媒的款项差不多。

为了给分众传媒预付看起来不必要的广告费,公司顶着巨大的资金压力贷款支付,已经竭尽所能。

突如其来的大兴土木

除了突兀的预付款项,在其他非流动资产项目里,还有1.37亿元的预付工程设备款,公司半年报对该余额没有做更详细的披露。

对比历年财报,公司自2018年以来就没有较大的固定资产建设项目,也未在近期公告里提及新增生产线,在疫情期间开工大规模建设的可能性不高。

和往年相比,2020年上半年的预付工程设备款金额增加过大,非常可疑,存在着利益输送的风险。

最大的风险是商誉减值的风险

公司账面商誉4.29亿元,占资产总额的14.8%,属于影响非常大的项目。只需要产生10%的商誉减值,就足以吃掉全部净利润变成亏损。

其主要构成是公司借壳上市时的广泽乳业和吉林乳品,作为借壳的实际主体,广泽乳业的商誉高达4.22亿元。

根据公司重组时发布的公告,对广泽乳业的评估依据,是未来五年增长率为 3%-6%。然而2020年的半年报数据显示,增长情况并没有那么乐观。2019年上半年,广泽乳业的营收是4.29亿元;而2020年上半年,广泽乳业的营收降到了3.5亿元。这和重组方案的预期差距比较大,意味着公司有较大的商誉减值风险。

根据会计准则,商誉不进行摊销,但每年要至少进行一次减值测试,测试过程中发现有减值迹象后,需要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在半年报有如此清晰迹象的情况下,公司并没有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这和半年报的属性有关。根据证监会要求,上市公司年报必须经过事务所审计,半年报和季报不需要审计。所以很多上市公司以没有自查出来为由,修饰半年报或者季报,来进行市值管理。

对于商誉这个特殊的资产项目来说,公司的会计只需要在年报的时候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就算符合准则要求。但对于没有仔细阅读公司财报的投资者来说,就容易被误导了。

投资者还需要注意的是公司的股权质押和减持情况。

据Wind统计,2019年12月,柴琇将持有的96%股权进行了质押。如此高比例的质押,通常有两个原因,要么是大股东资金流极为困难,需要大量的资金周转;要么是股东对公司的下一步经营没有信心,提前套现走人。同时,2020年以来,公司的各董事和高管们也纷纷减持。8月21日,公司甚至发布了高管违规减持的致歉公告。

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年报均收到了上交所的年报监管问询函,这样频繁的频率说明公司的财报质量不高,经营存在风险。笔者认为,交易所的问询函其实并不只是发给上市公司的,更是提醒投资者的。

以2019年年报问询函为例,上交所对公司的毛利率、关联交易、销售费用开支等情况进行了详细的问询,提醒投资者注意这些方面存在的风险。

总体而言,从妙可蓝多的半年报来看,公司虽然取得了看似暴涨的业绩,但实际上风险比较多,尤其是大股东和高管的股权质押及减持,说明了管理人员对企业的信心不足。而预付款的非正常增加,更是存在着利益输送的嫌疑。

随着A股公司逐渐公布半年报,投资者在看业绩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清醒,不要被简单的比例蒙蔽了双眼,要结合往年数据进行对比,寻找公司业绩增长的真实原因,避免上了通过炒作进行市值管理的上市公司的圈套。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20年9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