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流、债务、库存、复苏、成本,美国三大车企的疫情报告

原标题:现金流、债务、库存、复苏、成本,美国三大车企的疫情报告

新冠病毒大流行使美国汽车业陷入了二战以来从未有过的停滞状态。工厂关闭,数十万员工下岗,从3月底开始的大约两个月时间里,美国的装配线上没有生产出新的汽车。

美国美林银行(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分析师约翰·墨菲(John Murphy)称,第二季度汽车业“可能是现代史上最艰难的”,企业“在近几个月的营收接近零的环境中挣扎”。

汽车制造商的其他投资者和高管称第二季度“史无前例”,很可能是今年最糟糕的三个月。

预计底特律的汽车制造商本周都将报告亏损。根据辉盛研究系统公司(FactSet Research Systems)分析师调查得出的共识,通用汽车是美国第一家公布本季度盈利情况的主要汽车制造商,周三上午公布业绩时,预计将亏损2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3亿元)。

福特汽车将在周四股市收盘后公布第二季度收益,预计该公司将公布亏损4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3亿元)。分析人士估计,菲亚特克莱斯勒将于周五早上报告损失2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1亿元)。

随着底特律汽车制造商开始公布季度业绩,收益并不是投资者唯一关注的事情,还有很多。

《现金流、债务、库存、复苏、成本,美国三大车企的疫情报告》

现金流

现金仍是汽车行业的主宰,各家公司都在努力度过危机,弥补损失的利润,并提高汽车产量。

“鉴于成交量如此糟糕,预期显然非常低。”投资研究和基金评级机构晨星(Morningstar)分析师大卫·惠斯顿(David Whiston)告诉CNBC,“我最关心的是烧钱有多严重。”

通用汽车表示,第二季度预计已支出70亿至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90亿至630亿元)。这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美国月度汽车销量降至800-1000万辆的速度。据惠斯顿说,这可能意味着通用汽车的现金消耗略有减少。

通用汽车弗林特装配厂

展开全文

《现金流、债务、库存、复苏、成本,美国三大车企的疫情报告》

通用汽车第一季度息税前收益因疫情而损失了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8亿元)。第二季度开始时,通用汽车拥有3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39亿元)的汽车业现金。

福特在第一季度消耗了2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4亿元)的现金。除了预计调整后的税前利润将亏损超过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0亿元)外,该公司没有提供第二季度的预测。截至第一季度末,该公司在汽车业的流动资金为35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58亿元)。

菲亚特克莱斯勒第一季度因疫情支出约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5亿元)现金。

通用汽车公布第一季度获利2.9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亿元),而福特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分别亏损20亿美元和18亿美元。

《现金流、债务、库存、复苏、成本,美国三大车企的疫情报告》

债务

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今年第一季度的汽车债务都增加了约一倍至3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01亿元),以帮助巩固资产负债表,度过新冠危机。

华尔街将关注这些公司多快能够偿还这些债务,恢复到正常的债务水平。

“最终我想知道的是,他们到年底能还清多少债务?”惠斯顿说。“年底的资本结构会是怎样的?”

2021福特F-150限量版

《现金流、债务、库存、复苏、成本,美国三大车企的疫情报告》

路透社上周报道称,福特已获得足够多的关系银行承诺,将5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5亿元)周转金贷款中至少90%的期限延长一年。

菲亚特克莱斯勒第一季度末背负约16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69亿元)债务,高于年初的1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50亿元)。

《现金流、债务、库存、复苏、成本,美国三大车企的疫情报告》

库存水平

汽车制造商一直在一些工厂夜以继日地生产汽车,以向经销商补充高利润皮卡和SUV的库存。在疫情爆发期间,这两种车型的需求一直居高不下。

危机导致全球汽车工厂从第一季度开始陆续关闭,并持续到第二季度的大部分时间。美国的工厂在5月中旬开始重新开工。汽车制造商继续提高产量。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分析师丹·莱维(Dan Levy)上周在一份投资者报告中称,“我们认为,福特/通用第二季度每股盈余(EPS)电话会议的主要主题,将是在终端市场稳定性改善的情况下,如何从防御转向进攻。”

2020年5月18日星期一,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成员在第一个轮班后离开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沃伦卡车工厂

《现金流、债务、库存、复苏、成本,美国三大车企的疫情报告》

如果工厂再次全部或部分关闭,将对该行业造成毁灭性打击。

一个主要问题是高缺勤率会影响生产。在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激增的州,太多的员工缺勤导致生产线出现问题。

《现金流、债务、库存、复苏、成本,美国三大车企的疫情报告》

复苏

许多投资者正在冲销第二季度的业绩,并在试图了解该行业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复苏并恢复“正常”。

“考虑到2020年的不利因素,大多数投资者(或者公平地说,少数关心传统主机厂的投资者)都把目光投向了2021年,”巴克莱(Barclays)分析师布赖恩·A·约翰逊(Brian A. Johnson)在一份投资者报告中写道,他称第二季度的业绩“一去不返”。

晨星公司预计全球需求在2023年之前不会达到“更正常的水平”。

分析师预计,汽车制造商不会恢复今年的获利预估,因为市场仍极度动荡。

今年剩余时间内可能出现的问题包括: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增加,导致工厂全部或部分关闭;消费需求维持不变或减少;以及零部件短缺等潜在问题。

《现金流、债务、库存、复苏、成本,美国三大车企的疫情报告》

成本削减

华尔街急切地想知道汽车制造商是否已经发现了任何额外削减成本的机会。

菲亚特克莱斯勒首席执行官麦明恺(Mike Manley)在讨论第一季度盈利时对投资者表示,公司已确定今年将削减约2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4亿元)的运营支出,因新冠疫情影响,该公司正在重新评估全球业务。他说,这还不算削减了约1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7亿元)的资本支出。

福特目前正在进行一项1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70亿元)的重组计划,计划将持续到2020年代初。该公司表示,该计划仍在进行中。福特并未公布进一步削减成本的目标,但表示已降低运营成本和资本支出,以及其他削减成本的措施。

PSA首席执行官卡唐唯实和FCA首席执行官麦明恺在签署合并协议后握手,该协议将缔造年销量为870万辆的全球第四大汽车制造商

《现金流、债务、库存、复苏、成本,美国三大车企的疫情报告》

“这是个事实,对吧?不要浪费危机。”福特首席执行官韩恺特(Jim Hackett)在讨论公司第一季度收益时告诉投资者。

通用汽车首席财务官迪芙亚·苏亚德瓦拉(Dhivya Suryadevara)在4月份告诉投资者,通用汽车已经“积极地降低”其持续成本,并采用了“零基预算方法”。她表示,值得注意的行动包括“大幅削减广告和其他可自由支配支出、推迟发放薪酬和某些员工休假。”

据苏亚德瓦拉称,通用汽车预计,包括税收、利息和养老金在内的现金成本每月约为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0亿元)。

她表示,通用汽车此前宣布的多年成本削减计划仍“按计划”进行,该计划在2020年前削减约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0亿元)支出,其中包括今年第一季削减的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亿元)。

苏亚德瓦拉说:“我们采取的行动使我们能够强劲走出经济低迷,并使我们能够利用经济复苏和未来的机会。”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