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半年公司信用债券融资回顾与展望

原标题:2020年上半年公司信用债券融资回顾与展望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研究院

摘 要

本文结合今年上半年企业融资环境的变化,对我国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债券市场融资特点进行了详细分析,并就下一阶段国企和民企融资趋势进行了展望并提出相关政策建议。

关键词

国企 民企 融资 债券市场 宏观政策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持续加大。与此同时,我国资本市场改革持续推进,企业直接融资渠道及融资效率持续提升。在此背景下,1—6月国有企业 [1]和民营企业融资情况均有所改善。从债券市场发行情况来看,国企和民企在发行成本、券种结构等方面的分化有所加剧。

多措并举应对疫情冲击,改革落地助力融资提效

面对疫情冲击,我国及时出台多项政策组合拳,有力保障企业融资需求,保持资金流动性合理充裕,精准帮扶困难企业。与此同时,今年年初以来资本市场多项重要改革陆续落地,构建长效机制提升企业融资效率。

(一)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宽货币转向宽信用

为应对疫情冲击,今年上半年央行共进行3次降准,释放资金1.75万亿元,保障了疫情期间流动性充裕;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2次,累计下调幅度为30BP,降低了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此外,为精准地支持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央行及时设立3000亿元的专项再贷款和增加5000亿元的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开通各类金融服务“绿色通道”,对疫情防控重点企业、受疫情影响的困难企业等予以定向支持,保障企业现金流稳定。现阶段,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取得显著成效,货币政策重心逐步由保证流动性充裕的宽货币向直达实体的宽信用转移,结构性货币政策力度进一步加大。整体来看,上半年货币市场资金利率下行明显,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下行。截至6月底,1年期、5年期LPR分别为3.85%、4.65%,较2019年8月首次报价分别下行40BP、20BP。

(二)多部门协同应对疫情冲击,融资提效严防风险

面对疫情冲击,1月26日银保监会发布首个专项政策 [2],提出应对疫情的金融服务举措。此后,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多个部门陆续出台政策,围绕疫情期间受困企业金融支持、金融相关业务安排等做出详细部署,保障企业资金融通顺畅。这些举措包括加大专项再贷款资金支持、中央财政安排贴息资金降低融资成本、对特定企业临时性延期还本付息、优化融资担保服务、推出“疫情防控债”专项融资工具、在债券发行及外汇结算等领域搭建“绿色通道”等。在中央政策红利基础上,各省统筹协调地方财政及金融资源,重点对不裁员、少减员的企业、区域性特色优势行业、受疫情影响严重的服务类企业定向给予资金支持、财政贴息、贷款展期等资金保障,缓解企业资金流动性压力,并针对重大投资项目加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资金支持。

(三)金融改革开放持续深化,助力直接融资市场发展

已于2020年3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新证券法”)中,全面推行证券发行注册制度、完善证券交易制度等举措将对企业直接融资产生深远影响。2020年2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贯彻实施修订后的证券法有关工作的通知》(国办发〔2020〕5号),就新证券法落地进行了详细部署。随后,国家发展改革委、证监会、上交所、深交所等分别出台配套文件,进一步简化公开发债流程,降低发债企业最低净资产要求,并支持上市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等。

展开全文

与此同时,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办公室推出一系列深化金融改革开放措施。根据金融委统一部署,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委成员单位,按照“成熟一项推出一项”原则,于5月推出了11条金融改革措施。

企业的债券融资情况整体改善,结构性分化加剧

疫情暴发以来,受益于融资环境的明显改善,国企和民企债券发行规模均有所回升,但在发行成本、券种结构、期限结构、信用水平等不同维度仍呈现较大差异。本文以债券市场中的国企和民企融资主体 [3]为研究对象,对其2020年1—6月新发行债券所呈现的结构性特点进行详细分析。

(一)发行规模:国企民企发行规模和净融资额均同比增长

2020年1—6月,在宽信用政策影响下,国企和民企债券融资情况改善,发行规模和净融资额均同比增长。其中,国企发行规模为62034亿元,同比增加18192亿元,增长了41.5%;国企净融资额为29033亿元,同比增加15107亿元,增长了108.5%。民企发行规模为6245亿元,同比增加1192亿元,增长了23.6%;民企净融资额为1827亿元,同比增加1515亿元,增长了485.6%。

(二)发行主体:地方国企为债券融资主力军,民企占比较低

从2020年1—6月我国债券市场新发债主体结构来看,地方国企占比最高,为66%,中央国企占比为19%,国企占比合计超八成;民企占比最低,为15%。各类主体占比保持稳定,疫情作为短期冲击对债券市场发债主体结构影响较小。从存续债券 [4]发行主体结构来看,地方国企占比仍居首位,为70%,中央国企和民企占比分别为16%和14%。

(三)发行成本:国企民企发行利率、利差分化,较好信用资质主体成本下降明显

从发行利率 [5]来看,2020年1—6月,国企债券发行利率整体下行,民企债券发行利率呈现分化。信用等级较高、信用资质较好主体的融资成本下降明显,该类主体中国企降幅高于民企。具体来看,与2020年1月相比,6月AAA级国企债券发行利率下降44BP,AAA级民企债券发行利率下降36BP。在中低等级发债主体中,国企债券发行利率整体下行,AA+级和AA级分别下行45BP和14BP;民企债券发行利率整体上行,AA+级和AA级分别上行47BP和38BP。可见,国企债券融资环境仍明显优于民企。

从发行利差来看,2020年1—6月,国企债券发行利差多数收窄,民企多数走阔。6月,国企债券平均发行利差为177BP,比民企债券平均发行利差低100BP。尽管利好中小民企融资的政策相继出台,但目前在宽信用政策导向下,国企较民企融资成本改善幅度更大。

(四)债券类型:超短融发行规模占比提升,疫情防控债发行以国企为主

从债券类型来看,2020年1—6月,超短期融资券(简称“超短融”)发行规模在国企、民企债券融资规模中的比重都有所提升,反映出疫情冲击下企业增加流动性融资安排的需求。值得关注的是,国企超短融发行规模占比提升幅度更大。此外,民企发行的一般中期票据占比也明显提高,同比增加4个百分点。

疫情防控债方面,截至2020年6月底,针对疫情推出的疫情防控债中的信用债累计发行规模达3653亿元。其中,地方国企发行1575亿元,占比为43.1%;中央国企发行1251亿元,占比为34.2%;民企发行415亿元,占比为11.4%;其他主体(含公众企业、外资企业、集体企业等)发行412亿元,占比为11.3%。国企是疫情防控债的主要发行主体。

(五)信用等级:新发债以AA+级及以上为主,民企新发债信用等级上移

从信用等级 [6]来看,债券市场扩容受益最大的仍然是资质较好的高等级发行主体。2020年1—6月,国企和民企新发债中AAA级和AA+级债券占比最高,分别为91.5%和88.7%。其中,国企累计发行AAA级债券21450亿元,占比较2019年同期下降1.2个百分点,AA+级债券占比上升1.8个百分点;民企累计发行AAA级债券3037亿元,占比较2019年同期上升1.4个百分点,AA+级债券占比下降2.4个百分点。可见,受疫情影响,市场风险偏好下降,民企新发债中AAA级债券占比上升较多。

(六)行业分布:城投债发行规模占比明显上升,近1/3发债民企为房地产企业

从行业分布来看,城投债发行规模占比上升。2020年1—6月,城投债发行规模为22894亿元,高出2019年全年发行规模5094亿元。在产业债的发行主体中,行业分布差异较大。其中,国企产业债发行规模排名前三的行业为电力生产与供应、综合、交通运输;民企产业债发行主体以房地产企业为主,占比高达31%,较2019年上升12个百分点,装备制造、化工和电子产品行业发债规模占比有所增加。可见,在疫情背景下,国企与民企不同行业的融资需求差异较大。与保障民生相关的国企融资需求较大,而房地产行业中的民企得益于偏宽松的货币政策,融资规模有所增长。

(七)募集资金用途:借新还旧规模占比小幅回落,民企营运资金需求上升明显

从债券募集资金用途来看,国企和民企发行新债的主要用途均为偿还“旧债”,该类规模占比达到八成。与2019年同期相比,民企借新还旧类规模占比小幅回落,下降了4个百分点,国企借新还旧类规模占比小幅上涨了1个百分点。值得关注的是,民企对发债补充营运资金的需求有所增大,其补充营运资金用途占比上升5个百分点至20%。这说明疫情对现金流影响较大,民企比国企对流动性的需求更大。

企业融资环境的展望及相关建议

(一)企业融资趋势展望

从上半年债券发行情况来看,在一系列政策的支持下,国企和民企融资情况均得到明显改善。笔者预计,未来稳增长政策将持续,国企和民企融资将呈现以下趋势。

1.货币政策延续稳健灵活、结构性宽松,全年融资成本将下行

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综合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推动利率持续下行”。本次报告也改变了过去两年“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引导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经济增速相适应”的说法,而是提出要“引导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高于去年”。近期市场利率有所反弹,但笔者预计下半年仍将陆续出台引导银行向实体让利、降低贷款成本的政策,利率中枢上行动力不足,或呈区间波动态势,全年来看企业融资成本仍将下行。

2.国企、民企融资分化态势将持续

在政策宽松背景下企业融资环境有所改善,但在经济下行期,国企和民企二者的分化态势仍将持续且信用分化将进一步加剧。一方面,由于大多数民企处于市场竞争较为充分的行业,抗疫情冲击的能力比国企弱;另一方面,近年来民企信用违约事件频发,暴露了一些民企公司治理制度不完善、信息披露存在瑕疵等弱点。民企自身的问题导致其较难获得融资,疫情冲击加速风险暴露,对民企融资进一步带来负面影响。

(二)政策建议

一是坚持“竞争中性”,进一步推动市场化改革。国企、民企融资方面的分化,从根本上来说,是二者市场地位不平等导致的金融资源配置的扭曲。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国企、民企融资分化问题,仍需持续推进市场化改革,赋予不同所有制主体平等的市场地位。2020年5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公布,为进一步完善我国市场经济体制、优化要素及资源配置提供了顶层设计和参照基准。未来,需陆续出台相关细则,做好落实工作,为新时代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二是进一步健全完善资本市场制度,加大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推动企业尤其是民企完善自身治理、提高信息披露质量,将有利于企业与金融机构构建良好互信的关系,改善企业融资环境。要以信息披露为核心,促使资本市场融资者注重投资者需求,准确完整地披露信息;要进一步创新和完善信息披露相关制度,尤其要保障对股权结构、财务报表等关键信息的真实披露;应加强投资者保护机制的建立与完善,加强投资者救助有效渠道建设。此外,还需加大对财务造假、信息欺诈等行为的处罚力度,进一步提高企业的违法成本。

三是做好精准金融服务,引导金融资源向受疫情冲击严重的民企尤其是中小民企倾斜。在疫情冲击下,民企尤其中小民企面临的经营性风险和流动性风险更大。对此,在货币政策方面,要持续注重结构性调整,进一步向民企尤其中小民企倾斜;充分发挥再贷款再贴现政策的牵引带动作用,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精准金融服务;落实好到期贷款的展期、续贷等政策,缓释企业流动性风险。在金融监管方面,要引导金融机构完善内部考核激励,提高尽职免责认定比例,将更多信贷资源配置到民企;要鼓励地方担保机构进一步做好服务,适当降低担保费率并做好补贴工作。此外,还应进一步推广金融科技应用,充分利用大数据优势,使金融资源精准流向基本面和前景尚可、暂时受疫情影响经营出现困难的大量中小民企。

1.文中的国有企业包含非金融类中央国有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

2.《关于加强银行业保险业金融服务 配合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20〕10号)。

3.样本范围为截至2020年6月债券市场存量融资主体中非金融类国企和民企,涵盖2512家企业,其中中央国企293家、地方国企1912家、民企307家。

4.统计对象为截至2020年6月末存续的债券。

5.发行利率和发行利差均采用月度均值,样本范围为2020年1—6月新发行债券中的信用债券(不包括可转换债券)。其中,发行利差为公司信用债券发行利率与相同期限国债利率之差。

6.由于债券评级为A-1级的债券为短期融资券,因此以该类债券发行主体信用等级代替债券信用等级。

◇ 责任编辑:罗邦敏 鹿宁宁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