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走过至暗时刻 影视行业值得投资吗?

原标题:走过至暗时刻 影视行业值得投资吗?

《原创             走过至暗时刻 影视行业值得投资吗?》

作者 | 陶冶

阅读所需约8分钟

2019年《流浪地球》、《哪吒》、《复仇者联盟》等吸睛大片的集中发布,成功引领中国电影行业总票房突破600亿大关,年内总票房达到643亿元。

然而,2020年天降横祸,影视行业作为受疫情影响最深重的行业之一,经营极其惨淡,截至五一假期,国内各院线票房总额不足亿元,影视板块指数同样受到重挫。

随着国家电影总局发文通知,各家影院终于等到了重新开张的日子,观影消费群体同样急不可耐,根据猫眼电影研究院调研,自疫情至今公众对观影的态度逐渐由恐慌转变为期待,近9成受访人群表明有较强的观影意向。

政策的转变和市场的热情对于各家影视上市公司本该是极大的利好,但疫情余温下影视公司自身财务情况、营收转化效率、上下游产销衔接等问题仍会在后疫情时段带来不小的影响。

影视行业是否就此反转?哪些企业值得关注?

窘境

上游制作、宣传、发行到下游院线放映,影视行业全产业链伤痕累累。

影视作为一个产业链关联度最为紧密的行业,其上下游之间的关系相较其他行业更为紧密,下游院线的停工直接导致宣传发行工作的停摆,而剧组无法开展摄制工作的同时也导致了下游院线无法正常排片从而带来影院“弹药不足”的境遇,所以任何一个环节存在问题对于影视产业都是多维的打击。

以上游制作端实例来看,截至6月末,全国注销的影视公司就已经达到近7000家,而2019年全年注销数量也不足4000家,同期行业内人才流失问题严重,多数从业人员被迫选择转行。疫情之下难以为继的不仅仅是小型影视制作公司,知名公司同样面临穷途末路的窘境,曾制作并发行《我爱我家》、《东北一家人》等知名剧作的英氏影视同样在注销名录之中,可见各家公司处境之艰难。

下游院线角度来看,2019年全年新增影院数量为1400余家,但疫情影响下今年年内关门的影院超2000家,直接抵消了行业过往近两年的增长体量。随着各地影院复工放映,考虑到市场对观影的强烈热情,有人可能预感下游影院将要一改过往颓势扬帆起航,重回正向增长的航道上,但结合事实情况来看,各家扭亏为盈的难度可能很大。

展开全文

首先,受限于各地影院复工后的防控要求,各家院线上座率只能达到过往的50%以下,以限制较为严格的北京为例相关部门要求市内上座率不可超过30%,这也就意味着院线不论如何努力,收入也只能在过往的基础上大打折扣,综合来看阶段性复工带来的收入仍不能与租金成本、人员工资等硬性成本对等,未来1-2季度行业内持续亏损的风险依旧较大。

其次,上游作品供应的断档也严重影响了院线的“弹药供应”。根据各大院线的计划安排来看首批放映影片的多以过往卖座的下线影片为主,各家院线之所以出此下策完全是因为上游供应乏力,不仅仅是新剧开拍少,已完成的大制作影片同样有意向避开市场低迷的时间段进行首映,不仅国内新上映影片数量少,国外进口影片更是受限于疫情的反复,难以做到定量产出。

但就在如此悲观的行业环境之下,同样不乏依旧看好电影行业的资本方跑步入场,4月底华谊及万达均发布了融资计划,其中疫情之前就已发生大额亏损的华谊本次定增的23亿元投资方均为阿里、腾讯、阳光人寿等知名机构,可见资本对于疫情之下的影视公司信心仍在,所以投资人不得不对各家主体的基本面有一个认知。

各显神通

熬过本次疫情的各家公司均有自身的独特之处。

根据申万三级行业划分标准来看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共计26家,但疫情阶段各家的业绩并不都是岌岌可危,诸如华策影视,其得益于主营电视剧的制作及发行,疫情阶段华策经营业绩并没有遭受重创。而万达凭借自营商业的优势,其在大多公司倍感头痛的商业物业租金问题上享有较低压力。但疫情的影响毕竟真实存在,大部分公司均不可避免的遭受了损失,持续亏损、偿债系数恶化等问题开始频现。

万达电影(002739.SZ)——自营物业的先天优势

万达电影虽然受疫情影响严重,但2020年一季度万达电影营收仍实现12.55亿元位列业内第一,净利润层面存在亏损主要是由于过往收并购案件带来的商誉减值,这部分商誉因疫情阶段的客观环境,致使多项对赌无法达标,故持续导致了减值损失的连锁反应。

除开疫情的客观条件,万达经营层面并无较大问题,得益于万达地产自营物业的优势万达电影在商业物业租金层面并不会有太大压力。

华策影视(300133.SZ)——剑走偏锋成功避险

华策影视在本轮疫情中是为数不多未发生亏损的公司,且公司一季度实现净利润更是力压同行业所有公司,以1.09亿元排名第一。华策影视避险成功主要源于其高占比的线上剧作销售业务,截至2020年华策影视线上剧作占比达到75%,贡献营收达到16.7亿元,得益于疫情阶段观影人群消费方式的转变,华策在业绩层面实现“弯道超车”。

但如不考虑疫情影响公司自身业绩同样存在一定问题,华策在2019年首次出现营业收入负增长的情况,当年亏损高达14.7亿元。

同期,公司的经营利率水平也持续走低,净利率水平自2010年30%以上下滑至2018年最低的4%,规模与经营效率完全背道而驰,多年来同期的营收增幅始终大幅度低于成本的增幅,成本费用控制存在较大问题,给人一种公司做大的同时管理能力却无法匹配的印象。

《原创             走过至暗时刻 影视行业值得投资吗?》

华谊兄弟(300027.SZ)——伤痕累累的老兵

作为较早成立的几家影视公司,华谊兄弟的知名度在业内始终名列前茅,但最近来看来这位老兵好似已入迟暮之年,华谊兄弟自2017年来便开始持续亏损,营收水平自2017年最高时的39亿元降至2019年的22亿元,降幅达到50%。

自此公司经营步入下坡路,伴随而来的还有大额的减值危机,2018年华谊减值损失近14亿元,严重影响公司净利润表现,减值持续的背景下华谊2019年净利润亏损达到了40亿元,2020年一季度公司速动比率已经低至0.46,有形资产比带息债务也同样低于了标准线1,公司债务危机已现。

但今年4月,阿里腾讯相继响应华谊定增邀约,9家知名机构共计投入23亿元,可以见得尽管业绩承压但华谊的号召力和内在价值仍被看好。如今在华谊各项偿债系数均跌破警戒线和疫情打击的大环境下,公司未来能否重回正轨仍需持续关注。

《原创             走过至暗时刻 影视行业值得投资吗?》

横店影视(603103.SH)——最为稳健的影视公司

横店影视自2015年进入稳定增长状态,公司营收始终保持增长且利润水平较为稳定,但增长幅度仅为个位数较为缓慢,抛开经营能力不谈,横店稳健且缓慢的增长主要取决于公司并不激进的财务政策。

横店2010年最高时资产负债率达到85%左右,卸杠杆降低财务风险的需求十分紧迫,截至2020年一季度横店负债率仅为30%。低杠杆的经营策略也反向印证了公司增长缓慢的根本原因。

高杠杆高增长与低杠杆求稳定始终是不可调和的一对矛盾,两者各有利弊无法评判,但就疫情之下现状来看,低杠杆带来的“无债一身轻”可能更有利于公司渡过难关,横店集团副总裁徐天福此前就曾表示,“尽管影院物业租金及员工工资等成本每月过千万,但公司现金流仍可承受,尚不存在经营风险”。

可见得益于低杠杆优势,横店在资金层面承压较小,这也使得未来横店可能会是第一个从疫情风暴中平安走出的影视公司。

《原创             走过至暗时刻 影视行业值得投资吗?》

26家影视公司综合排名

  • 选取申万三级行业标准划分下的影视公司
  • 财务数据截止时间为2020年1季度

营业收入排名:

《原创             走过至暗时刻 影视行业值得投资吗?》

净利润排名:

疫情之下影视行业亏损是必然现象,但仍然有空间做相应成本控制调整,如公司亏损额持续扩大势必严重影响后疫情时期的发展,未来弥补亏损时将对数年年报带来不利影响。

《原创             走过至暗时刻 影视行业值得投资吗?》

速动比率、现金比率:

考虑到后疫情阶段影视公司受限于各种条件,其营收并不能完全恢复至正常时期,所以对于接下来的半年时间中,各家公司在营收大打折扣的同时能否保障健康的财务运转将会是首要关注的数据。

《原创             走过至暗时刻 影视行业值得投资吗?》

有息负债率:

《原创             走过至暗时刻 影视行业值得投资吗?》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